Talks & Interviews

编辑黄光裕:我喜欢编辑的讲故事的方面–这是写作的最后阶段
2020年12月16日上午10:27

编辑黄光裕:我喜欢编辑的讲故事的方面–这是写作的最后阶段

BZFilm专访加拿大图片编辑Nick Wong

梦到文字:关于一个男人,他连接了四种印度语言(独家)
2020年11月17日晚上10:26

梦到文字:关于一个男人,他连接了四种印度语言(独家)

独家内部查看‘Dreaming of Worlds’纪录片和导演访谈– Nandan

首先:“在左车道右”完全通过Zoom制作的政治讽刺
2020年11月16日晚上11:57

首先:“在左车道右”完全通过Zoom制作的政治讽刺

南卡罗来纳州一场虚构的政治运动中的人生坎and…

雅各布·费·吉斯梅拉&欢乐工厂:回到80’s
2020年11月9日晚上10:31

雅各布·费·吉斯梅拉&欢乐工厂:回到80’s

新兴的编剧和获得多重授权的Jacobo Fe Gismera最近获得了为《欢乐工厂》撰写原创电视飞行员的机会

Anis Maknojia:从摄影到电影制作的感觉很自然
2020年4月24日上午9:49

Anis Maknojia:从摄影到电影制作的感觉很自然

BZFilm独家专访filmmaker Anis Maknojia

Tamas Nadas会谈“Perps”电影,与L​​ou Ferrigno合作(VIDEO)
2020年4月19日晚上9:07

Tamas Nadas会谈“Perps”电影,与L​​ou Ferrigno合作(VIDEO)

一个意想不到的复仇故事充满幽默感…

导演帕特里克·潘塔(Patrick Penta):将战争机器和神秘事物放在一起时,纳粹就近在咫尺
2020年4月9日,晚上10:54

导演帕特里克·潘塔(Patrick Penta):将战争机器和神秘事物放在一起时,纳粹就近在咫尺

BZFilm独家专访“Subferatu”导演Patrick Penta

马克·席林(Mark Schilling):大多数日本新片随处可见–从戛纳到飞机
上十一月14,2019在9:46下午

马克·席林(Mark Schilling):大多数日本新片随处可见–从戛纳到飞机

BZFilm独家专访Mark Schilling,作者是“艺术,崇拜和商业:2000年以来的日本电影”

罗伯特·多纳万(Robert Donavan):我不知道我是因为做过软色情片而丢了工作的单例
上十一月5,2019在11:23下午

罗伯特·多纳万(Robert Donavan):我不知道我是因为做过软色情片而丢了工作的单例

BZFilm独家专访actor Robert Donavan

Rolfe Kanefsky:大多数导演真的不应该’看过他们电影的评论
上2019年11月2日晚上10:25

Rolfe Kanefsky:大多数导演真的不应该’看过他们电影的评论

独家BZFilm’导演Rolfe Kanefsky的访谈